文章 下载 图片
您现在的位置: 湛江市博物馆官网 > 研究保护 > 学术天地 > 正文
 栏目导航
 热门文章
普通文章欧洲扇里的“中国风”
普通文章丝绸文物修复与养护中的科技应…
普通文章磁州窑瓷器上的元曲
普通文章颐和园藏玻璃碗的修复
普通文章汝窑青瓷与越窑秘色瓷及高丽青…
普通文章成窑鸡缸杯文献记载辨识
普通文章海港遗址与海上丝绸之路
普通文章“器成天下走”:外销瓷与海上…
普通文章西沙海域水下考古与海上丝绸之…
普通文章石泉金蚕出流沙 汉唐丝绸传西域
 
研究保护
成窑鸡缸杯文献记载辨识
作者:赵磊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3190    更新时间:2018/1/3         ★★★

  一、《明神宗实录》中不曾记载鸡缸杯

 

  成化斗彩瓷器向以胎薄质细、彩精釉润享誉于世,清新可人、雅致秀丽的鸡缸杯更是成化斗彩中的名品,数百年来无论文人墨客还是古董商贩都极尽推崇追捧,时至今日仍是学界和市场上的热点所在。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条张冠李戴且表述不确的史料被屡屡用来展现成化鸡缸杯受到的珍视及其贵重——“据《神宗实录》记载:神宗时尚食,御前有成化彩鸡缸杯一双,值钱十万其实只要稍加分析便可发现,这短短的一句话破绽不少。《明神宗实录》作为记载万历皇帝在位期间重要史实的资料性编年体史册,通篇以代指万历帝,不会在文中出现神宗这一皇帝死后才追尊的庙号,更不会出现神宗时这种过去时的表述。此外,明清两代文献中见有成窑”“成化窑”“成窑五彩”“成窑淡描五彩乃至成彩的称谓,唯独不见等同于成化斗彩概念的成化彩之名。所以,这条史料记叙的内容不可能出自《明神宗实录》,其形成年代应该晚于明万历朝,而且很明显加入了现代人的表述。事实证明的确如此,遍览实录全篇,根本没有关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只言片语,这一以讹传讹的说法应该早日得到纠正。

  

  

               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二、相关文献记载梳理

 

  尽管不是出自皇帝实录,但这条史料内容本身并非虚构。检视明清两代有关成化鸡缸杯价格不菲的文献记载,可大致梳理出如下演进脉络:

 

  1. 成书于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的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二十四庙市日期条:“……至于窑器,最贵成化,次则宣德。杯盏之属,初不过数金,余儿时尚不知珍重。顷来京师,则成窑酒杯,每对至博银百金,予为吐舌不能下……”(清道光七年姚祖恩扶荔山房刻本 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中华书局,1959年版,第613页)。此为已知最早提及成化酒杯价格的记载,不过文中只是泛泛而称万历中期时北京古玩市场上一对成化酒杯价值百金,尚未明确指出就是鸡缸杯。

 

  2. 成书于明崇祯八年(1635年)的刘侗、于奕正《帝京景物略》卷四西城内”“城隍庙市条:“……成杯,茶贵于酒,采贵于青。其最者,斗鸡可口,谓之鸡缸。神庙、光宗,尚前窑器,成杯一双,值十万钱矣……”(明崇祯金陵弘道堂刻本,《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史部二四八》,齐鲁书社1996年版,第282页)。此为已知成杯一双,值钱十万的最早出处。这里值得注意的有两点,一是从该记载开始,成杯一双,值钱十万被置于鸡缸之后,遂给人以特指成化鸡缸杯一对值钱十万的感觉;二是从该记载开始,出现了明神宗的身影(同时还一并提及其后继位的明光宗),这或许就是如今传播甚广的神宗实录说之缘起。

 

  

                 帝京景物略  明崇祯金陵弘道堂

 

  3. 成书于明崇祯十六年(1643年)的方以智《物理小识》卷八窑器本末条:“……成窑草虫可口子母鸡劝杯,曰鸡缸。神庙、光宗皆尚前窑,故价最贵……”(清乾隆四十六年《四库全书》本,《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八六七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第913页)。方以智记述古今诸窑时融合各家论瓷之说,在这里他应该也借鉴了《帝京景物略》中的内容,只不过以价最贵代替了具指的值钱十万

  

                物理小识   清乾隆《四库全书》本

 

  4. 成书于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的朱彝尊《曝书亭集》卷三十六感旧集序条:“……盖尝以月之朔望,观于京师慈仁寺。比日中,天下之货咸集。贵人入市,见陈瓷碗,争视之。万历窑一器索白金数两,而宣德、成化款识者倍蓰焉。至于鸡缸,非白金五镒市之不可,有力者购之不少惜。既得之,惟有咨嗟叹赏而已……”(清乾隆四十六年《四库全书》本,《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一三一八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第63页)。《感旧集》为清初文坛大儒王士禛所辑,初成于清康熙十三年(1674年),朱彝尊之序亦作于此年,唯文字与日后《曝书亭集》定本略有出入,如定本的至于鸡缸原序作至于芳草斗鸡之酒缸,定本的咨嗟原序作嗟咨(《四库禁毁书丛刊·集部》第七四册,北京出版社1997年版,第155页)。为古代重量单位,合二十两(一说二十四两),按照朱彝尊的说法,清代初年鸡缸杯的价格大约为白银百两。如果这里说的只是一只杯子,而沈德符《万历野获编》所说的每对售价白银百两的成窑酒杯亦是指鸡缸杯的话,那么从万历中期到清代初年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鸡缸杯的价格足足翻了一番。明末一两白银可换一千到一千五百文铜钱,白银百两约合十万到十五万文铜钱,这也恰可与值钱十万的记载相符。

  

                曝书亭集   清乾隆《四库全书》本

 

  5. 成书于清康熙五十年(1711年)的程哲《蓉槎蠡说》卷十一:“……成杯,茶贵于酒,采贵于青。其最者,斗鸡可口,谓之鸡缸。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已值钱十万……”(清康熙五十年程哲七略书堂写刻本,《续修四库全书·一一三七·子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264页)。这条记载是一个重要标志,因为程哲虽然明显借鉴了《帝京景物略》中的文字,但同时也稍做了一些改动,由此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值钱十万这一习见表述正式形成。之后谈及成化鸡缸杯的文献大多转抄因袭此说,几乎再无新意,如成书于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的王棠《知新录》卷二十五明代窑器条(清康熙五十六年刻本,《续修四库全书·一一四七·子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172页)、成书于清康熙年间的佚名(《钦定四库全书》提要疑为孙炯)《砚山斋杂记》卷四窑器条(清乾隆四十六年《四库全书》本,《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八七二册,台湾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第191页)、成书于清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的梁同书《古铜瓷器考》古窑器考”“古今诸窑条(清咸丰三年蔡锡抄本,风雨楼编《美术丛书》第五集,上海:神州国光社1911年版。或见黄宾虹、邓实编《美术丛书》第一册,江苏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第286—287页)、成书于清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的朱琰《陶说》卷三说明”“成化窑条(清乾隆三十九年鲍廷博刻本,《续修四库全书·一一一一·子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276页)、成书于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的唐秉钧《文房肆考图说》卷三古窑器考”“古今诸窑条(清乾隆四十三年竹暎山庄写刻本,《续修四库全书·一一一三·子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第311页)、成书于清嘉庆二十年(1815年)的蓝浦原著和郑廷桂补辑《景德镇陶录》卷五景德镇历代窑考”“”“成窑条(清嘉庆二十年翼经堂刻本,《续修四库全书·一一一一·子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385页)等等。其中,《知新录》的明代窑器条和《砚山斋杂记》的窑器条均照录了《蓉槎蠡说》论述瓷器的全部内容,《文房肆考图说》的古窑器考部分也照录了《古铜瓷器考》除清秘藏论窑器条以外的全部内容。

 

  

                文房肆考图  清乾隆竹暎山庄写刻本

 

  6. 成书于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的刘廷玑《在园杂志》卷四:“……若成窑五彩,暗花而体薄者,鸡缸一对,价值百金,亦难轻购,本无多也……”(清康熙五十四年刘廷玑家刻本,《续修四库全书·一一三七·子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91页)。与程哲同一时代的刘廷玑没有采用值钱十万的说法,而是沿用了沈德符价值百金的表述。后来约成书于清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的阮葵生《茶余客话》卷二十(清光绪十四年王锡祺铅印本,《续修四库全书·一一三八·子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139页)中也同样使用了价值百金而非当时已普遍流行的值钱十万的字眼。

  

                 在园杂志  清康熙刘廷玑家刻本

 

  综上所述,尽管《万历野获编》首开记载成对成窑酒杯价格的先河,但《帝京景物略》和《蓉槎蠡说》才应该是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值钱十万的由来渊源。

 

  三、关于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

       断句和语义的考辨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值钱十万的断句方式,学界有着不同认知。傅振伦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出版的《〈陶说〉译注》中曾断为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值钱十万,并加注解尚食御前,指皇帝用膳时摆在面前的餐具。尚,是上的意思(傅振伦《〈陶说〉译注》,轻工业出版社1984年版,第116页,第118页)。但在90年代出版的《〈景德镇陶录〉详注》中,他却没有坚持这一意见,而是改断为神宗尚食,御前有成杯一双,直钱十万( 傅振伦《〈景德镇陶录〉详注》,书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65页)。在冯先铭先生编著的《中国古陶瓷文献集释》中,有两处涉及这一断句,冯先生均断为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已值钱十万(冯先铭编著《中国古陶瓷文献集释(上册)》,台北艺术家出版社2000年版,第94页,第95页),亦即与傅先生《〈陶说〉译注》中的意见相仿。检视近年来各种文章专著对这句话的解读,断为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者居多,而认同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者处于少数。现从这句话的发展变化及语法角度试对其应有断法略加探讨。

 

  首先,从该表述的发展变化来看,如前文所作归纳,其先后顺序为:

 

  《帝京景物略》之神庙光宗尚前窑器成杯一双值十万钱矣”——《物理小识》之神庙光宗皆尚前窑故价最贵”——《蓉槎蠡说》之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已值钱十万”——《古铜瓷器考》之神宗尚食御前成杯一双直钱十万”——《景德镇陶录》之神宗尚食御前有成杯一双直钱十万

  根据明崇祯金陵弘道堂刻本《帝京景物略》自带的点断符号,其断句方式为神庙、光宗,尚前窑器,成杯一双,值十万钱矣,加之稍晚《物理小识》中的神庙、光宗皆尚前窑,很明显这里的应该是崇尚、推崇的意思,亦即明末文献中所要表达的是明神宗和明光宗都很推崇前朝的瓷器。而入清后的《蓉槎蠡说》不知依据何故,不仅将只当了一个月皇帝的明光宗从表述中去掉,还将尚前窑器改成了尚食御前。如果说前一个改动还算无关紧要的话,那么后一个改动则很容易引发歧义,令人不明就里。御前容易理解,尚食该作何讲呢?历史上早在秦朝即有官名尚食,属六尚之一,职掌供奉皇帝膳食。北魏始于门下省设尚食局,此后历代因袭,明洪武元年改属光禄寺,不久废除。另隋文帝于内廷所置女官中亦有六尚,尚食为其中之一。隋炀帝增置女官,建立六局二十四司,其中同样包括尚食局。尚食女官延续至明初,永乐朝后职尽移于宦官。到晚明时应该已经没有了尚食局,此时掌管皇帝及宫廷膳食、筵宴等事的机构为尚膳监(沈起炜、徐光烈编著《中国历代职官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2年版,第200页,第203页)。傅振伦先生在《〈陶说〉译注》中整体解释尚食御前含义的同时,还单独注解了是皇上的意思,按照他的译意,则似应作用膳的餐具讲。而如果和明代文献一样,字仍解释为推崇的话,那么尚食只能理解为推崇吃推崇食具,所要表达的意思约莫等同于明神宗是个美食家。这个解释即使能从逻辑上说得过去,可也明显缺少史料的有力支持。

 

  其次,从语法角度分析,《蓉槎蠡说》的表述是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神宗时是个很清楚的时间状语,按照一般习惯此处应该断句。当然,如果解释为神宗时(神宗)尚食神宗时(宫中)尚食,亦即省略了一个主语的话,理论上也能说通,但这就和前边所述一样面临着需要史料支持的问题。《古铜瓷器考》及与之一脉相承的《文房肆考图说》在袭用《蓉槎蠡说》之说的同时,去掉了神宗后边的字,变成神宗尚食御前成杯一双。从字面上看,神宗尚食作为一个主谓宾结构,有足够的理由在此断句,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同样自带点断符号的清乾隆竹暎山庄写刻本《文房肆考图说》并没有这样断,而是将神宗尚食御前成杯一双作为一个整体,亦即将其视为了一个偏正结构的主语,说明此时的作者尚没有要表达神宗推崇吃神宗推崇食具的意思。又过了三十多年,到《景德镇陶录》问世时,御前后边又加了一个字,变成神宗尚食御前有成杯一双。至此问题变得更为复杂,两种断法似乎都有道理可言,只能通过各自对语意的理解来判定孰是孰非了。

 

  总而言之,本来在明代文献中表意很明确的一句话,就因为程哲《蓉槎蠡说》微微增改的几个字而变得含义扑朔不清。通过该表述的变化和语法结构综合分析,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神宗尚食御前(有)成杯一双更像是清代文献的正确断读方式。诚然,傅振伦先生将尚食御前解释为皇帝用膳时摆在面前的餐具是否确切仍有值得商榷之处(此处食御前应属于定语后置),但这种断法至少要比在神宗时尚食神宗尚食后边断句更贴近清人的本意。只不过,如此断句的话,字的解释在明清两代文献中发生变化也将成为不争的事实。

 

  在笔者看来,造成这种问题困扰的罪魁祸首”——尚前窑器尚食御前,完全是清人程哲对明人文献一种自我发挥式的改动。程氏这一改动,使后人不得不从原本的毫无意义中硬生生寻找出一种尽可能合理的解释和意义来。当然,以上观点只是笔者的一己管窥之见,由于学识有限,对尚食御前的认知和解读很可能不够准确,如有论述不妥当之处,敬祈方家学者批评指正。

 

  来源:《中国文物报》20121212日第5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友情链接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Copyright © 2015 湛江市博物馆网站管理系统.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东湛江市赤坎区南方路50号 邮编:524038 电话:0759-3338921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6012889号-1 粤公网安备

    粤公网安备 44080202000025号